全国订购热线:400-666-4258

技术服务

所有产品

联系巨龙

400 666 4258

电话:400 666 4258

传真:020-61302582

邮箱julongbt@163.com

地址广州科学城尖塔山路1号广州生物科技园J5栋202-206

疾病防控您现在的位置 / 技术服务 / 疾病防控

深度剖析猪场万恶之源—“猪场三毒”

2015-07-09

    近十年来,我们国家的猪群可以用“问题不断,反复发作”来概括。不管是大规模集团化猪场也好,小规模散养也好,各种疾病总是辗转反复,连绵不断。表面上看这是因为各种细菌病毒轮番感染,导致猪病复杂,很多猪场在治病防病上花费了不少功夫,市面上各种“广谱杀菌”“强效抗病毒”产品也是层出不穷。按道理说广大养殖户应该都是久病成医,猪场情况也会趋于稳定。可惜现实往往事与愿违,猪场并未安宁多少,反而生产效率日趋低下。从去年的数据看,每头母猪年提供出栏数(MSY)离15头还差少许。须知这个数据在20年前也有16头。治病也好,防病也罢,其根本目的还是为了提高单位产出。既然一味地“杀菌”、“抗病毒”并没有实现提高单位产出的目的,那就说明通过这一条路实现提高单位产出的目标实际上是很难走通的。
    2011年樊福好博士团队在对我国广东、广西、福建、河南、河北、江苏、安徽、上海等12个省市500多家猪场的上万头母猪进行健康状况调查后分析得出我国猪群的主要问题集中在机体中毒状态,中毒比例达59.75%,同时营养不良、免疫抑制、炎症和败血状态同样不可忽视。2013年樊博士在对广州地区的生猪健康状况进行调查时,惊奇的发现中毒比例已达到82.8%,且调查数据显示:发生严重腹泻和母猪流产情况严重的母猪群的中毒指数都偏高同时伴有免疫抑制。
    根据笔者所在的技术团队走访猪场多年的经验来看,猪病复杂、难以断根的猪场或多或少都存在偏高的中毒风险。要想解决猪场猪病复杂、频繁的问题,在一味强调“杀菌”“抗病毒”的同时还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入手,即解毒。那么,猪群的中毒是由哪些因素造成的?据多项研究表明,危害猪场的中毒因素无外有三:霉菌毒素,血液内毒素以及抗生素残留,并称猪场“三毒”。
要给猪群解三毒就必须先了解“三毒”危害猪群的途径,还要从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入手去寻找解毒的方法。
    首先说说霉菌毒素。霉菌毒素是公认的“众毒之首”。近年来养殖户对霉菌毒素不可谓不重视,市面上的各种“脱霉剂”也是层出不穷,猪场的问题却依然赤裸裸地摆在那里,从未根除。这只能说明:1,霉菌毒素并未得到有效的清除;2,清除其余“二毒”的重要性还未被意识到。“脱霉剂”市场鱼龙混杂,真正有效的产品可能往往因为价格的问题给人一种拒人千里的感觉。是取其“性”还是取其“价”,养殖户在对于“脱霉剂”的鉴别上,还须独具慧眼才行。
    霉菌毒素普遍存在于以玉米、麦麸为主要能量来源的饲料当中。这些毒素在猪的机体内通过一系列作用,最终加重肝肾脏代谢负担,造成免疫系统损伤,直观的表现就是猪只眼屎泪斑多,体表出现类似铁锈的斑块,甚至出现溃疡等。长远的影响包括免疫抑制、抗体效价降低、猪群易感等。猪群的免疫系统变弱,外界的细菌病毒就会趁虚而入,猪群疾病频发就成了必然现象。养猪人往往面对这种情况会做出两种选择:1,大剂量使用抗生素;2,频繁接种各种疫苗。
    大量有害菌感染后,虽然抗生素药物确实杀灭他们中的大部分,但是却没有办法阻止有害细菌死亡后释放出来的大量的内毒素的侵害,血液内毒素的积累在机体内将进一步损伤免疫系统,带来的影响包括发热,白细胞数变化,出血倾向,心力衰竭、肾功能减退、肝脏损伤、神经系统症状,以及休克等。而频繁接种疫苗不仅难以起到唤醒免疫的作用,反而有加重免疫系统损伤的风险(见图),更何况疫苗本身也是一种毒素。如此的循环往复,猪群的免疫系统时而被过分抑制,时而又被强行激活,每分每秒都处于崩溃的边缘。正是因为这样,才会出现06年高热病的哀鸿遍野、11年流行性腹泻的全面爆发,以及轰动全国的“黄浦江死猪事件”。长此以往,很难保证将来不会出现一个某某病导致全中国猪群全军覆没。
    深刻理解了“三毒”的内在联系不难发现,当“三毒”之间能够“齐心协力”,”互帮互助”的时候,是对猪群威胁最大的时候。因此从阻断中毒环节入手,才是破除“三毒”威胁最有效的方式。对付霉菌毒素,应当严控“三关”:(1)原料关:猪场主要负责人亲自把控原料品质,切忌贪图便宜,以次充好;(2)贮存关:饲料仓库是否有防潮措施,是否严格按照饲料保存期使用饲料,是否定期清理饲料搅拌机;(3)饲喂关:是否定期检查输料线,是否每天清洗运料车,是否每餐清洗母猪料槽等等。精细化的管理,辅以有效的脱霉方案,才能最有效的防控霉菌毒素威胁。
    上文已说明,血液内毒素是由有害菌侵入机体释放出来的,而有害菌主要是通过消化道侵入机体。不少猪场有“季节保健”的习惯,即按季节或者按生产批次有规律地在饲料中人为添加配方复杂的保健方案。其实每这样做一次就都是对肠道菌群平衡的一次毁灭性打击,给有害菌的繁殖提供的绝佳的时机,加重了有害细菌感染的风险,同时加剧了血液内毒素的积淀,如果在围产期使用抗生素保健,还有可能把耐药性传递给初生仔猪,使产房仔猪腹泻成为常态。我们建议,在猪场的保健程序中,应尽可能地少一些广谱抗菌药物,多一些针对性强的方案,多使用一些无抗的免疫增强剂和调节肠道的益生菌,良好的免疫系统和健康的肠道才能够保证健康少毒的内环境。逐渐杜绝频繁使用抗生素的习惯,不管是从食品安全的角度,还是从保障猪群免受抗生素残留荼毒的角度来讲,都是利大于弊的。
    猪场清毒牵涉生产环节的各个方面,任重而道远,但却是摆脱疾病困扰实现生产成绩突破的必由之路。三毒清,猪场宁,愿天下猪场都有猪群长宁的一天。